首页 文娱 明星 影视 综艺 音乐 时尚 生活

成为网红后,面对记者镜头采访时,39岁的程运付会笑着说“我怕我太土了”。

  似乎是一夜之间,这位来自山东临沂市费县梁邱镇的普通摊主程运付有了新名字——“拉面哥”。

前来围观“拉面哥”的景象。澎湃新闻记者何锴 图前来围观“拉面哥”的景象。澎湃新闻记者何锴 图

  到了2010年还是2013年,那时候物价上涨,顾客接受不了。我就原价,不涨钱。不过不涨肉了,多给点面条,叫顾客吃饱、吃暖和。

前来围观“拉面哥”的景象。澎湃新闻记者何锴 图前来围观“拉面哥”的景象。澎湃新闻记者何锴 图

  澎湃新闻:这些年生意怎么样?

  程运付:

  一开始不行,现在还可以,生意比以前好多了。一天也能要挣个两三百块钱,一碗面条挣个七、八毛。

  澎湃新闻:生意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好的?为什么?

  程运付:

  2008年以后生意开始变好了。(因为)顾客认可了。我干了两三年后,人家知道我人实在,来吃面又实惠。越来越多赶集的、买菜的老人都认识我了。

  澎湃新闻: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多少碗?

  程运付:

  最好的时候能卖六百来碗,一直到下午六点都不歇息。 

  “直播我的人,也是为了生活”

  澎湃新闻:火了之后怎么看待那些特意过来直播的人?

  程运付:

  刚开始不喜欢,有点接受不了,现在我想开了。他们都是来看我是什么样的人,都来支持我,他们通过网络认识我的,看到我本人心里踏实了。

  澎湃新闻:每天这么多人在你门口,会让你困扰吗?

  程运付:

  刚开始有人上屋里来了,我确实受不了。我说不能再上我屋了,影响我休息。后来(人)越来越多,院子也不敢开了。太乱了,这帮人太能喊了,做自媒体的太吵了,我太累了。

前来围观“拉面哥”的景象。澎湃新闻记者何锴 图前来围观“拉面哥”的景象。澎湃新闻记者何锴 图

  澎湃新闻:你觉得他们为什么要来看你拉面呢?

  程运付:

  一些自媒体可能图热度吧,不是媒体的,可能是来看我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是不是网上说的忠厚、老实和勤俭。

  澎湃新闻:你现在接受了自己很火的现实吗?

  程运付:

  可能我把我内心的话表达出来了。挣钱不易,我也是从苦日子过过来的,花一分钱时都要算。这个钱该花不该花,放在哪里花,都要算好了。

  比如吃饭,要是买贵了,真舍不得吃 。有的人多赚一块钱就能买一袋子盐,够好几个月吃的。这些都要算的,挣钱不易。

  澎湃新闻:现在门外有很多主播,我在外面看到有个女子说要嫁给你,你怎么看?

  程运付:

  有点不好意思,没见过这种场面。开玩笑吧,她也是为了拉她粉丝看。她在用这种方式忽悠她的粉丝发礼物,可能是。

  澎湃新闻:你觉得他们(直播)是不是在蹭你的流量?

  程运付:

  每个人生活的方式不同。我是通过双手劳动去收获金钱,有的人通过这种方式去收获成果,收获他们需要的。

  澎湃新闻:你怎么看待他们这种赚钱方式?

  程运付:

  可能人的想法不一样,做法也不一样。他们有的说到粉丝心里去了,粉丝动情给他点礼物,就这么简单。他们也是为了生活。

  澎湃新闻:你的妻儿怎么看待你走红这件事?

  程运付:

  他们都没什么看法,平时怎么过还是那样,平平淡淡的。

“拉面哥”接受媒体采访。澎湃新闻记者何锴 图“拉面哥”接受媒体采访。澎湃新闻记者何锴 图

  后来给他打电话,他又来了。他想借我的热度帮一下忙。我说行,我尽我最大努力去帮助他。

“拉面哥”接受媒体采访。澎湃新闻记者何锴 图“拉面哥”接受媒体采访。澎湃新闻记者何锴 图

  澎湃新闻:另外还有有失联寻子的父母想借你的热度找孩子,你怎么看?

  程运付:

  我也想帮助。不过平台不允许。不能的原因是平台不确定这是真的是假的,他们得核实。

  澎湃新闻:火了之后有商业公司找你合作、做广告、注册商标吗?

  程运付:

  没有。不过听我邻居说,网上有以我名义去注册商标的。(注册商标的)不是我,我再次声明,不是我。之前说注册什么给我五万,我没有注册。以我名义去欺诈的,我概不负责,没法负责。

  澎湃新闻:每天这样的生活,你觉得累吗?

  程运付:

  习惯了,累点也行。这起码对我是一种认可,不认可也不会来支持的。我认为我就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实实在在的,我不过是卖三块钱一碗拉面,我很简单。 

  澎湃新闻:如果有一天自己不火了,怎么办?你有想过吗?

  程运付:

  (我)也想过。不火了我就继续赶我的集,还想着我的顾客,我的顾客也跟这人这么多,也一样。

  现在见到我的老顾客,有一种亲切感。刚才那个大哥叫我出去,不出去人群控制不了,我就出去了。我一来,他们就非常高兴,都来支持我。

  澎湃新闻:看到外面有小孩举着牌说“想跟你学拉面”,你注意到了吗?

  程运付:

  看到了,那不是弄虚作假吗。要是真心想学的,他不会举着牌子这样说的。如果真的想学,他会说,“程老师,你会教我拉面吗?我真心诚意想学”。他不会这样弄虚作假来蹭(热度)的。要是真教他,他是不会学的。我认为这都是假象,这样的人我不喜欢。

  我喜欢实实在在的人,有嘛说嘛。还有给我磕头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五花八门的。

  澎湃新闻:听采访过你的记者说你前几天心情特别不好,哭啊什么的。

  程运付:

  哭是因为记者提到了我以前的生活。以前太艰难了,家庭管理不好,提到以前有点愧疚,对家人、孩子愧疚。现在好了,现在最起码吃喝穿好多了。

  澎湃新闻:未来有什么打算? 

  程运付:

  争取好好干。给俺们村里的父老乡亲带来点收入吧,叫老百姓过得好一点。我从苦日子过来的,真是太难了。咱也不会蒙、骗、坑,实实在在的。老百姓都是苦大的。

  我还喜欢摄影,我拍了一张照片,在县城有一个人在大路上掏下水道。那天是40度,身上像晒焦了一样,我看了那个场面,我就知道劳动人民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