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娱 明星 影视 综艺 音乐 时尚 生活

被冠以“青春制作人”名号的粉丝,有种“只要拼尽全力为爱豆打投,就能送爱豆出道”的掌控感。粉丝们高价购买印在牛奶产品瓶盖内的选票,导致经销商和黄牛们不惜倒掉牛奶倒卖奶盖。获取大量奶票后,粉丝们又集资雇人代投,一天能在一个代投群中花费2万-3万元。

“桃叭”软件显示,在4月2日这天,从18点开始到24点结束的6个小时中,《青你3》选手罗一舟后援会共集资487万余元,余景天后援会共集资477万余元。软件截图“桃叭”软件显示,在4月2日这天,从18点开始到24点结束的6个小时中,《青你3》选手罗一舟后援会共集资487万余元,余景天后援会共集资477万余元。软件截图

  全5417字 阅读约需11分钟

  倒奶风波将选秀节目《青春有你3》(以下简称《青你3》)推上了风口浪尖,也让饭圈(粉丝圈子的简称)“打投”乱象暴露在公众视野中,引发持续关注和热议。

  “只有排名前九的练习生才可以最终出道,而出道的九人团均由屏幕前的青春制作人来决定。”这句每期节目都由主持人说出的话成为粉丝们的打榜、投票的狂热动力。

  被冠以“青春制作人”名号的粉丝,有种“只要拼尽全力为爱豆打投,就能送爱豆出道”的掌控感。粉丝们高价购买印在牛奶产品瓶盖内的选票,导致经销商和黄牛们不惜倒掉牛奶倒卖奶盖。获取大量奶票后,粉丝们又集资雇人代投,一天能在一个代投群中花费2万-3万元。

  而这些资金,全部来自粉丝后援会的集资。在偶像与偶像的“battle”(即比拼)中,仅6小时双方粉丝集资能近千万元。在这个过程中,煽动粉丝“氪金”(指支付费用)是有一定话术的。

  倒奶风波发酵后,节目制作方爱奇艺及冠名赞助商蒙牛真果粒相继发声道歉,并提出整改及退货方案,《青春有你3》助力通道被关闭,成团之夜停止录制和直播。

  5月8日,国家网信办网络综合治理局局长张拥军表示,要加强“饭圈”研究,引导理性追星。以《青春有你3》为例,既涉及粉丝无底线追星,也涉及平台纵容和商家不良行为等问题。因此,治理“饭圈”乱象需要综合施策,各方面形成合力共同治理。

  疯狂打投:倒牛奶留奶盖加价卖,一个代投群一天花费2万-3万

  备受关注的倒奶事件背后,是《青春有你3》的“打投”机制,即粉丝“打榜+投票”送偶像“出道”。

  根据《青你3》的节目设置,总共有三轮淘汰,获得票数排名前九的选手最终可以成团出道,而票数排名全部由粉丝投票决定。

  粉丝投票途径主要有两种,一是通过节目播出平台爱奇艺的账号投票,二是购买节目官方冠名赞助商蒙牛的指定产品获得额外投票机会,也被称作“奶票”。奶票的来源为蒙牛“红柚四季春牛奶”附赠的卡片,以及“花果轻乳”瓶盖内的二维码。

  一位在偶像后援会中负责管理打投的粉丝雨雨告诉新京报记者,购买一箱蒙牛红柚四季春牛奶就会附赠一张单独的奶卡,扫描上面的二维码就能获得10“助粒值”,相当于多出10票投给偶像。扫描花果轻乳瓶盖内的二维码可以兑换2“助粒值”,相当于2票。

《青你3》打投竞争激烈时,不少黄牛囤积奶卡出售,随蒙牛真果粒红柚四季春牛奶赠送的奶卡被经销商和黄牛们单独抽出,堆成奶卡墙。受访者供图《青你3》打投竞争激烈时,不少黄牛囤积奶卡出售,随蒙牛真果粒红柚四季春牛奶赠送的奶卡被经销商和黄牛们单独抽出,堆成奶卡墙。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一箱红柚四季春牛奶内有12盒,有奶卡的售价54元,无奶卡的售价35元,花果轻乳十瓶69.9元。

  雨雨介绍,在节目开播之初,就有专门倒卖奶卡的黄牛以7元一张的价格卖给粉丝后援会。7元10票,也就是为偶像投一票需要花费0.7元。

  偶像们竞争越激烈,奶卡越供不应求,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一位囤了不少奶卡的黄牛池池称,“节目进行到60进35时,奶卡涨到15元一张,到了35进20时,涨到了22元一张。在决赛前,奶卡价格基本稳定在22元左右。”相当于为偶像投一票需要花费2.2元。

  雨雨也经历了奶卡高涨的阶段,在奶卡价格到达峰值23元后,粉丝们瞄准了花果轻乳,一个瓶盖可投2票。在粉丝们眼中,奶票的价值远超牛奶本身,可以只要瓶盖不要奶,由此衍生出了“倒奶”风波,以及专门倒卖“奶盖”的黄牛。

  黄牛糖糖告诉新京报记者,花果轻乳口感很差,线下零售量很少,黄牛都是从经销商那里直接拿奶盖。“没瓶盖的奶没人买,他们干脆直接倒掉牛奶”,糖糖猜测,“倒奶的人是经销商雇用的,进货一箱奶30元,单独卖奶盖35元,一箱还能赚5元。”

  网上流传的图片显示,成堆的奶卡堆在地上,成了“奶卡墙”。还有人在网上发帖称:“出《青你》奶卡2万张,秒发,出奶盖5万个,现货秒发。”

  多名《青你3》的粉丝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通常会通过粉丝后援会集资,然后由相关负责人统一大批量购买奶票或者电子投票码。

  糖糖透露,黄牛会雇用工人用扫码枪把奶票上的二维码扫进电脑,再用软件转成投票网址链接,打包一起出售,这就是大量电子投票码的来源,一可以节省邮费,二可以方便扫码代投。

  今年的《青你3》由于投票规则的限制——一个微信号每天只能扫5张卡,最多投50票,因此也衍生出了新职业——代投。

  新京报记者进入了多个代投群发现,一般流程是,代投者上报自己可用来投票的微信号个数,由代投负责人统计并向粉丝后援会接洽领卡,然后分发给代投人电子投票码,通过一个网址输入密码,就会跳转至官方投票页面。投票过程中,代投人需全程录屏,并上传给后援会人员检查,以防投错,投错则需要赔付奶卡钱。

  代投群人数不等,一般为200-500人,每个代投人一个号投满50张票可获得5-8元的酬劳,价格浮动取决于代投负责人从粉丝后援会可拿到多少钱,“一般负责人拿15元,就分给我们8元,拿10元就只能给我们5元。”

  按照一个代投群200人,一人一号,一个账号使用费10元计,每日代投的人工成本,最低为2000元,若按500人(号),一个账号15元计,则一天最高可花费7500元。再加上奶卡的费用,若按22元一张计,200人(号)可消耗1000张奶卡,奶卡成本达22000元。一个代投群一天的花费就在2万-3万元。

  选秀节目变饭圈“氪金”游戏,粉丝6小时集资近千万

  这些打投支出的费用,都来自于粉丝后援会。

  选秀综艺的出炉,衍生出了饭圈文化,实际上就是一群粉丝组成的组织和团体,自发地给偶像助威或宣传。除了精神上支持喜欢的偶像外,选秀比赛和赛后商务活动都需要花钱,粉丝后援会便以“为选手争取出道位和商务资源”为由,进行集资。

  参与过多次集资的粉丝风风告诉新京报记者,集资时粉丝要将钱打到后援会给的链接当中。集资又分为“团建”和“battle”(比拼的意思)。团建筹集到的资金用来为偶像打投等内部活动,而battle则针对外部设定的主题,与其他偶像后援会比拼。

  Battle开始前,参与比拼的各家粉丝后援会在微博超级话题(简称“超话”)中发布battle的时间和要求,不断催粉丝“氪金”,即打钱。粉丝通过超话中公布的链接,进入集资页面,链接上挂的都是虚拟产品,多标注为手幅周边,但实际上并不会发货。“哪家的金额高就赢了,有竞争才会刺激粉丝打投。”

  “桃叭”是粉丝们集资最常使用的软件。上面不光有各类battle主题,在软件首页上的“秀粉观探台”里,还有专门为《青你3》统计的打榜数据,包含“爱豆”(指偶像)获得的票数,以及粉丝应援会集资的总经费。

  一名粉丝给记者发来的battle结果显示,在4月2日这天,从18点开始到24点结束的6个小时中,《青你3》选手罗一舟后援会共集资487万余元,余景天后援会共集资477万余元。倒奶风波后,爱奇艺发出整改通知,桃叭平台上粉丝应援会集资总经费的榜单也停止更新,但目前仍能看到,排名第一的罗一舟已累计了1875.85万经费。“集资是考验爱豆人气的关键要素,一晚上一百万是很常见的事。”

倒奶风波后,爱奇艺发出整改通知,桃叭平台上粉丝应援会集资总经费的榜单也停止更新,但目前仍能看到,排名第一的罗一舟已累计了1875.85万经费。软件截图倒奶风波后,爱奇艺发出整改通知,桃叭平台上粉丝应援会集资总经费的榜单也停止更新,但目前仍能看到,排名第一的罗一舟已累计了1875.85万经费。软件截图

  但多名粉丝认为一晚上集资近千万的打榜含有水分,可能是粉丝后援会为了刺激粉丝打榜刷钱的热情,采用资金“倒灌”的方式。

  一名资深粉头(粉丝头目)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后援会打榜集资这件事上,“倒灌”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倒灌”就是将之前集资的金额提现或退款,再重新投入到新的集资链接中。“这样不仅可以激励粉丝打投的热情,还能营造人气很高的虚假繁荣,吸引更多新粉。”

  在桃叭平台上,集资金额提现若选择当天到账,平台会收取1%的手续费。此外,有些集资活动会打着售卖明星周边等旗号,但实际上是不会发货的虚拟商品,大多数粉丝对此心知肚明,但还有新手“小白”粉被骗无处维权。对此,桃叭平台解释称,其作为中间平台不参与项目运营,因此发货问题需要微博私信联系发起集资活动的粉丝站咨询。

  新京报记者通过企查查查询发现,桃叭APP系上海饭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在应用商店中,有用户提到“平台内诈骗无监管、要求整顿选秀集资”等问题。

  从《青你》播出第一季至今,小黄已经追了3年,每次看节目之前,都发誓绝不花钱。但她在《青你3》有了喜欢的组合时,就不自觉地把誓言抛到脑后,“本来不想参与集资的,但是粉丝群和超话里的氛围很有煽动性。”

  小黄总结,劝粉丝集资的时候,“氪金”(意为支付费用)多的大粉们有固定的话术,比如卖惨称,“哥哥只有我们了”“不出道就要被雪藏”,粉丝就会将自己不自觉地代入“老母亲”的角色,点开集资链接开始打钱。

  一些粉丝认为,这种行为会刺激低龄粉丝支付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钱。新京报记者从超话里看到,有粉丝发文称为了集资去裸贷,这种疯狂的行为被形容为“你什么都没有,还在为我的梦加油”。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范辰告诉新京报记者,若粉丝自愿为偶像花钱,且与后援会达成一致将这笔钱花在给偶像打投应援上,而且后援会没有承诺在一定期限内向出资人还本付息或给予回报,这个行为不构成非法集资。但是如果后援会将这笔钱挪用于其他方面,或者占为己有,则涉嫌构成诈骗。

  对于桃叭APP而言,其所属的公司经营范围里并没有包括给偶像做推广、宣传等涉及集资的行为,范辰律师称,“如果它在其中收取相应的提现手续费(即抽成),这个公司其实是没有相应的经营资质的,属于超范围经营。”

  饭圈竞争机制畸形,相关部门将整顿饭圈乱象

  选秀节目已然变成“氪金”游戏,其背后是一条分工明确的产业链。

  新京报记者在不少偶像的超话里发现,每个偶像都有属于自己的打投组、反黑组、安利站等一套分工明确、组织严密的粉丝组织,粉头或大粉组织粉丝投票打榜、做数据、应援、转赞评相关微博、发布控评文案、购买偶像代言的商品或周边等。数据要比别家好看,“氪金”要比别家多,要给自家爱豆“排面”,从而让商家看到自家爱豆的商业价值,拿下更多代言。

  经常参与做数据的粥粥称,比赛时会有各种榜单,只需要动动手就可以做,不用花钱,很适合没有经济能力又想为偶像做事的学生党。比如今年《青你3》的真果粒助力场,专门负责数据的微博站子(粉丝们为爱豆发起的微博后援会、微博反黑站等的称呼)会发布链接,粉丝点进去发布相关微博、与节目微博互动、送出免费的果粒卡,在截止时间前拿到前三名就可以为自家偶像争取到节目片尾增加的单人福利镜头,让他有更多的曝光机会。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节目赞助商发布的榜单。比如某电商平台,打榜需要每天打开其APP,进行游戏互动,排名靠前的三位选手可以获得独家平面大片,同时也将成为该平台某活动的代言人。

  像粥粥这样的“秀芬”们(指追选秀节目的粉丝)每天都要在手机或电脑上完成相应的任务,甚至微博超话里的主题签到、阅读量所展现出来的流量数据,都会被统计出来与其他偶像一较高下。

  “秀芬”们希望自己的爱豆数据靠前,从而被赞助商看到爱豆的商业价值,拿到代言。为此“秀芬”们经常熬夜做数据,“拿到第一还不行,要断层(与其他选手间的数据差拉大)”。

  小黄为了自家“哥哥”(指偶像)疯狂投票,甚至花钱请了专业代拍,代拍一张照片收费5元,为的就是看到自家哥哥上下班,或者去便利店买东西。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看着爱豆的生活场景,小黄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被灌输“不做数据就不爱哥哥”思想的粉丝们,为了打投甚至没有时间吃饭,有不少中小学生粉丝自嘲,“作业还没写完就开始做数据。”这群人也被称为“打投女工”。

  饭圈疯狂打投的冰山一角因倒奶事件被呈现在公众视野中,引发持续关注和热议。

倒奶事件发酵后,关闭《青春有你3》所有助力通道。软件截图倒奶事件发酵后,关闭《青春有你3》所有助力通道。软件截图

  5月6日,《青春有你3》节目制作方爱奇艺致歉并发布整改措施称,原定5月8日的成团之夜停止录制和直播,节目组将慎重研究并调整节目规则,并关闭《青春有你3》所有助力通道。

  5月7日,蒙牛乳业旗下的真果粒致歉,表示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食品浪费,当日晚间又公布了退货方案。

  5月8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综合治理局局长张拥军也对倒奶事件作出回应。他表示,“饭圈”乱象既涉及粉丝无底线追星,也涉及平台纵容和商家不良行为等问题。网信部门将对当前网站平台上存在的“饭圈”谩骂互撕、挑动对立、刷量控评、教唆过度消费甚至大额消费、网络暴力等不良行为和现象给予重点关注,清理有害信息,坚决处置职业黑粉、恶意营销群组账号、纵容乱象的网站平台。同时,网信部门还将加强对“饭圈”群体行为模式和治理方式的深入研究,指导相关网站平台制定社区规则,规范粉丝群体网络行为,引导青少年理性追星。

  接踵而至的整改消息,让小黄觉得自己付出的心血一下子打了水漂,但不用当“打投女工”后,她反而释然了,“选秀节目应该靠选手的才华吸引粉丝,现在变味了。”

  “再也不想参与打投了。”她说。